传承、启新、卓越 —— 赴台考察报告

发布日期:2013-07-10 浏览次数:269

在一本台湾律师纪念其行业60周年的册里子,我们发现了这样一首诗:

一甲子,寻寻觅觅,找寻生命的憧憬。

一甲子,汲汲营营,建构生活的驿站。

一甲子,风风光光,展现正义的礼赞。

一甲子,让我们在干旱沙漠中,屯垦出甘泉的绿洲。

一甲子,让我们在雪白银树上,结满了智慧的果实。

我们曾经身心俱疲,怅然若失。

我们曾经披星赶月,案牍劳形。

当花甲之年,我们依循北斗指引,我们踌躇满志。

当花甲之年,我们演奏生命之歌,我们手舞足蹈。


台湾,中国的第一大岛,位于祖国东南沿海的大陆架上。台湾扼西太平洋航道的中心,是中国与太平洋地区各国海上联系的重要交通枢纽。台湾自古以来便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湾历史上曾被荷兰、西班牙、日本先后占领过。抗日战争胜利后,台湾重归中国的版图。1949年后,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台湾与祖国大陆处于分离状态。60多年来,台湾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发生了巨大变化,是亚洲最为富裕、生活水准最高的地区之一。1987年台湾当局逐渐调整“三不”政策,至此两岸关系不断发展。

近些年来,中国大陆与台湾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日益扩大。为开阔视野,提升律师的业务素质,加强与台湾律师业的交流合作,更好地为社会提供法律服务,根据安徽省司法厅和省台办的批准,本律师随安徽律师考察团,于2013年6月26日至7月3日赴台湾地区学习考察。

安徽律师赴台考察团由省直、合肥、芜湖、马鞍山、淮北、宿州等地相关律师事务所律师和律师管理人员共10人组成。财团法人两岸交流发展基金会负责考察团在台期间的接待事务。考察交流期间,考察团与台湾铭传大学法学院、大成台湾律师事务所、台北市信义区公所暨调解委员会、台南律师公会等机构,以及祖籍为安徽籍的工商企业界人士进行了友好交流。通过交流座谈,大家对台湾律师行业及律师的社会作用有一定程度的了解,特别是台湾律师行业发展状况以及行业社团组织的自律功能和所发挥的社会作用感触颇深。与此同时,台湾的司法体系、法律扶助制度也给我产留下了深刻的映象。

一、 台湾律师行业

法曹,中国古代司法机关或司法官员的称谓。在台湾,法官、检察官和律师总称为“法曹”,被誉为“法制建设上的三根支柱”,律师一直享有“在野法曹”的美誉。在我们所接触到的台湾诸多律师中,他们的共同特点是,除了精益求精地钻研律师业务外,都非常关注社会公益和民生问题,极具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

1、台湾律师行业的组织构架

台湾律师行业组织构架分为三级,即台湾律师全联会,地方律师公会,律师事务所。台湾律师公会全联会设立于1928年,截止到现在全联会不接收律师个人会员。全联会是台湾各地方律师公会的联合组织,全台湾16个地方公会为团体会员,全联会汇聚了台湾16个地方公会的理事长,是台湾律师的代表。全联会制定的台湾《律师伦理规范》,是台湾律师必须遵守的规则;其制定的章程宗旨是台湾律师共同追求的执业目标。作为台湾律师公会的联合体,其对于争取提高律师社会地位和协助司法改革,有极大的工作施展空间。

台湾律师地方公会设理事会和监事会,3年一届,会长称为理事长,由理事在常务理事中选举产生,常务理事会下设专门(专业)委员会、理事会下设秘书处,秘书长由理事会从律师中聘任,秘书长聘用会务工作人员。秘书长秉承理事长的指示负责督导会务工作人员执行日常行政事务。地方公会在维护律师权利功能,加强律师自律自治建设,推进会员在职进修,提高会员素质,增进会员之间的交流合作,增强行业凝聚力等方面发挥着积极作用。

律师工作的机构是律师事务所,为使律师执行职务和接受法院的监督及送达法律文书的方便,律师应当在地方法院所在地设置律师事务所。根据台湾的有关规定,取得律师资格者必须到法院登录,律师登录后还必须加入所在地的律师公会成为会员才能执业。台湾的律师事务所基本上集中在北部,南部律师事务所规模相对比较小。其中,七成为中小型或个人律师事务所。会员执业年限以0-5年与6-10年为主,两者比率合计超过5成,执业形态以独资方式自行开业为主。事务所正式律师人数,有近7成比率集中在1-5人,显示会员多属于中小型、个人或单打独斗式的经营形态。而在高雄等南部地区,个人开业的律师甚至占到了约80%。台湾70%-80%是个人办所,称为独资,

其余是合伙制,个人独资所常为壮大门面而合署办公。

2、台湾律师资格的取得及执业制度

台湾地区《律师法》最早颁布于1941年,此后进行了16次修正,最后一次修正为2010年1月。《律师法》的每一次修正,均能推动台湾律师业的发展。台湾律师事业的迅速发展,应追溯到1989年台湾开放了律师高考制度。通过律师高考制度,全台律师人数迅速增多。至2010年底,全台律师共计10600多人,登录执业者有6299人。平均万人中有3名律师,高出大陆两个百分点。根据大成台湾律师事务所介绍,台湾现在每年新增加登录执业律师约为1000多人。

台湾律师的资格除以考试方法取得外,还可以通过检核方式取得,经律师资格考试或检核合格者,即取得律师资格并可申领律师证书,办理登录手续后还需加入律师公会才能执业。未取得律师资格,以营利为目的办理诉讼案件的,被认定为犯罪行为,要被判一年以下徒刑和罚金。在台湾取得律师执业资格者,必须经过半年以上的职业培训,半年培训期满后,还要申请加入当地律师公会并缴纳入会费和年费才能执业。

3、台湾律师的执业理念与行为规范

台湾律师的执业理念是“律师以保障人权,实现社会正义及促进民主法治为使命”,据此,要求全体律师“本于自律自治之精神,诚实执行职务,维护社会秩序及改善法律制度”,律师在执业中要“维护信誉、遵守律师伦理规范、精研法令及法律事务”。

台湾律师执业有严谨的行业规则约束,律师的执业受法院监督。台湾《律师伦理规范》规定:“律师应谨言慎行,端正社会风气,作为社会表率”;律师执业时“应兼顾社会共同利益、应基于诚信公平、理性和良知”。但台湾律师执业的环境是很宽松的,其执业权利有法律上的保障。律师不仅办理法律诉讼事务,还办理大量的非诉讼法律事务,业务领域涉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平民个人各种与公权有关的事务都可以请律师代理。4、律师执业权利保障     台湾地区《律师法》第27条第二款规定:“律师在法庭或侦查中执行之职务,应予尊重。”第48条第二款规定:“未取得律师资格,意图营利而办理诉讼事件者,除依法令执行业务者外,处一年以下有期徒行,得并科新台币三万元以上十五万元以下罚金。”换言之,非律师若提供诉讼事件以外的法律服务,并无明文禁止。实践中,只有律师才能担任辩护人和代理民事上诉第三审案件,民事一、二审案件及刑事自诉案件则可由当事人的亲属、近亲属、会计师等专业人员担任代理人,而且会计师等专业人士可以收费。     台湾判决文书完全公开,律师在法院可以阅卷,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不受限制,可以随时会见。律师的执业权利得到警检法部门的充分尊重。代理案件所需的土地、房产等信息,除涉密需向法院申请调查的情形外,任何人均可在网上查询取得。台湾的法院一般为律师提供专门的停车场地,充分显现出对律师工作的尊重。     在台湾,律师集体执业权利受到侵害的事项,由律师公会出面解决;个案方面,通常会召开记者招待会。台北律师公会每年都会拜会法院,尽力为律师创造良好的执业环境。     台湾律师普遍认为台湾目前的司法环境良好,法官的独立性得到保障和贯彻,律师不担心法官的贪腐问题。尤其是台北律师公会推行法官评鉴制度后,法官对律师的尊重程度大大提高,渎职情形则大幅减少。5、律师税负

台湾律师并无因高税负而加剧执业困难的烦恼。律师事务所可以选择按实际收支盈余纳税,也可以选择按件定额纳税。高雄的定额纳税标准目前为每件500元新台币。因为多数律师事务所选择定额纳税,所以如果想了解台湾律师事务所的年收入或某地律师的总年收入

并非易事。由此可见台湾政府对律师行业的信任、尊重和扶持。


二、台湾司法体系。

在与台湾铭传大学法学院的交流过程中,我们发现该院很多教授、副教授都有从事过法官、检察官或律师的经历。在交流座谈过程中,他们向我详细介绍了台湾的司法体系。

台湾的法院分为普通法院、行政法院和智慧财产法院。

  1、各级普通法院。普通法院分为地方法院、高等法院和最高法院三级。地方法院是民、刑事诉讼案件、选举、公职人员罢免诉讼案件、交通违规案件、社会秩序维护法事案件及国家赔偿案件的第一审法院。目前,台湾设有台北、桃园、台南、高雄、金门等21所地方法院及高雄少年法院。高等法院是一般民事、刑事案件的第二审法院,受理不服地方第一审判决、裁定而上诉或抗告的案件,以及关于台湾地区最高领导人选举罢免诉讼等案件的第一审。现设有台湾高等法院1所,院址位于台北市,并分设台中、台南、高雄、花莲4所高等法院分院。台湾“福建省”部分设有高等法院金门分院1所。台湾最高法院设于台北市,受理的案件包括不服高等法院及其分院第一审、第二审判决而上诉的民事刑事案件、不服高等法院及其分院裁定而抗告的案件、以及非常上诉案件和其它法律规定的案件。台湾最高法院是最后一审法院,是法律审,并不调查事实,因此并非所有案件都可上诉到最高法院,必须具备法律规定可以上诉第三审理由的案件才可上诉到最高法院。

  2、各级行政法院。设有高等行政法院和最高行政法院两级行政法院。高等行政法院受理除法律另有规定外,有关公法上争议的第一审行政案件。台湾地区共设有3所高等行政法院,依辖区区分为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台中高等行政法院、高雄高等行政法院。此外,高雄高等行政法院设台南分庭,采取巡回庭方式,受理台南地区的行政案件。最高行政法院,受理不服高等行政法院裁判而上诉或抗告的行政诉讼案件。

3、智慧财产法院。智慧财产权即大陆所说的知识产权。台湾为保障智慧财产权,于2008年7月在台北县板桥市设立智慧财产法院,专门负责审理相关智慧财产案件。智慧财产法院是专业法院,集民事、刑事与行政诉讼案件于一个法院审理。依法律规定,受理与智慧财产有关的第一、二审民事案件、第二审刑事案件、第一审行政诉讼及强制执行案件,以及其他依法律规定或经司法院指定由智慧财产法院管辖的案件。其层级定位为高等法院,与之对应的检察署为高等法院检察署智慧财产分署。智慧财产法院受理的民事案件,其第一审由一位法官独任审判;第二审由三位法官合议审判;不服第二审判决,除另有规定外,可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诉或抗告。涉及智慧财产的刑事案件,其侦查阶段的管辖及第一审管辖法院仍为各地方法院检察署及各地方法院;第二审管辖法院为智慧财产法院;第三审仍为最高法院。另外,与智慧财产有关的行政诉讼,第一审管辖法院为智慧财产法院;上诉审法院则为最高行政法院。


在台湾,普通法院审理民、刑事案件采三级三审制。如不服高等法院二审裁判,可向最高法院上诉或抗告,为第三审,第三审为终审。但只有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才可以上诉或抗告到最高法院。实践中大多数案件是二审即终结。行政法院审理行政诉讼案件采二级二审制。高等行政法院受理第一审行政诉讼案件,如不服高等行政法院的裁判,除法律另有规定外,可以向最高行政法院上诉或抗告,为第二审,此为终审。

  台湾大法官之组成,其中一人任院长,一人任副院长。大法官任期八年,不分届次,个别计算,并且不得连任。司法院承担的主要工作并非审判,而是司法行政管理。但是,司法院承担宪法法院的职能,包括解释宪法和法律、进行违宪审查和解决宪法争议的功能。司法院下辖各级普通法院、行政法院和公务员惩戒委员会。

最高法院检察署的首长为最高法院检察署检察总长。1928年,台湾国民政府公布最高法院组织法,正式确定在最高法院配置检察署。1980年7月1日起实施“审检分隶”,最高法院检察署及辖下

各级检察署正式隶属于行政院法务部,最高法院以及各级法院则隶属司法院。


三、台湾的法律扶助基金会

法湾的法律扶助很有特色。虽然该机构属民间机构,但其主要办案经费是有政府财政预算做保障,并且资金数额充裕。在与法律扶助基金会的交流过程中,该基金会秘书长郑文杰向我们详细介绍了该基金会的有关情况。

法律援助,台湾称之为法律扶助。2004年,台湾地区正式公布《法律扶助法》,建立法律扶助制度。

法律扶助基金会,全称为“台湾财团法人法律扶助基金会”,其职能作用与中国大陆的“法律援助中心”一样。所不同的是,基金会有董事会、监事会、秘书处,其董事会成员由法院代表、法务部、国防部、内政部以及律师代表组成。此外,其经费来源与我们法律援助经费来源也有所不同,其不仅有政府编列预算辅助和社会捐助外,还有一块是来源于部分受助人。

台湾法律扶助基金会,属于财团法人,成立于2004年4月。法律扶助基金会成立之时,即在台北、台中、台南、高雄、花莲等高等法院所在地同时成立了5个分会,2005年后逐步增设,截至目前共有21个分会。法律扶助基金会设董事会,为最高决策机构。设董事13人,任期3年,由司法院院长聘任。董事包括司法院代表2人,“法务部”、“国防部”及“内政部”代表各1人,全国性及地区性律师公会推荐热心参与法律扶助工作的律师4人,具有法学或其它专门学识的学者、专家2人,弱势团体代表1人及原住民代表1人。法律扶助基金会章程规定,官方代表人数不超过半数。基金会同时设立监事会,监事5人,由司法院院长聘任,官方代表人数也不超过半数。法律扶助基金会主要负责制定法律扶助办法,规划、执行法律扶助工作,法律扶助经费的筹集、管理与运用,推广法律扶助教育等职责。法律扶助基金会各分会具体负责受理、审核法律扶助申请,法律扶助经费使用与管理等事宜。台湾地区《法律扶助法》第11条明确规定了分会办理事项,包括法律扶助申请事件准驳、撤销及终止之审议与执行,律师酬金及其他费用之预支、给付、酌减、取消、返还、分担或负担之审议与执行,受扶助人与担任法律扶助者间争议之调解,协助法律扶助经费之募集等。

台湾法律扶助的主管机关为台湾司法院,具体组织实施机构是根据《法律扶助法》成立的财团法人法律扶助基金会。法律扶助基金会下设分会,具体负责受理、审核法律援助申请,指派律师及给付报酬等具体事项。因此台湾法律援助体制实际上由司法院、法律扶助基金会和法律扶助基金分会三个层级构成。

  司法院在管理法律扶助方面的主要职责,一是确定法律扶助基金会的捐助及组织章程。二是编列预算。基金会之基金为新台币100亿元,除鼓励民间捐助外,由司法院逐年编列预算捐助。三是聘任或解聘法律扶助基金会及其分会管理人员,包括基金会董事、董事长和分会会长。

  此外,台湾《法律扶助法》还规定了律师及律师公会等机关的义务与责任。《法律扶助法》第4条规定:“各级法院、检察署、律师公会及律师负有协助实施法律扶助事务之义务。”第25条规定:“律师应在其所加入的律师公会担任本法所规定之法律扶助工作。”第27条规定:“担任法律扶助者,应忠实执行工作,善尽律师职责。律师经选定或指定担任法律扶助时,非有正当理由,不得拒绝。违反前二项规定者,视同违背律师规范伦理,如情节重大,应付惩戒,由基金会移请律师惩戒委员会依律师法处理。”如在办理过程中,出现“因可归责于担任法律扶助者之事由,致未适当履行法律扶助工作,分会得视其情节酌减、取消其酬金,或变更担任法律扶助者。”《法律扶助法》还规定了律师公会的具体职责。第25条规定:“各地区律师公会应就担任法律扶助之律师制作名册并编订轮值表,函送基金会及相关分会,其变更时亦相同。”

申请法律扶助的申请人在申请法律扶助时,首先要填写《受法律扶助者无资力认定标准参考表》,受扶助人可能负担的费用有二种情形:一是分担金,有一定财产的人自己要承担1/2或1/3的律师费或其它必要的费用;二是回馈金,官司打完后取得的财产,超过律师费和其它必要费用达100万以上的应补交全部费用,达50万-100万的补交一半等等。该基金会自成立以来即持续针对劳工、妇女、原住民、新移工移民等弱势族群,推出如:人口贩运被害人法律扶助、背债儿法律扶助、消费者债务清理事件法律扶助、犯罪被害人法律扶助、检警调第一次侦讯律师陪同在场、广大法律咨询等项目。目前,全台分设21个分会,法律扶助工作由执业律师担任。


四、考察归来的思考与心得

此次赴台考察交流,使我们更为开阔了眼界。通过与台湾律师及社会知名人士的座谈交流,不仅收获颇丰,而且很值得我们借鉴。

1、 台湾从优秀律师中选拔法官和检察官的制度

据台湾铭传大学法学院院长汪渡村博士、副教授陈明晖博士介绍,台湾的律师执业3年后,经个人申请,地方律师公会推荐,地方法院考核合格即可以进入法院,担任法官和检察官的职务。此项制度是特别值得我国大陆借鉴的。该制度的施行有利于形成法律职业共同体,有利于法官队伍和检察官队伍建设,有利于律师队伍建设,有利于法律共同体内部相互尊重。2、律师对法官进行评鉴的制度     1992年,经台北律师公会司法改革委员会推动,台北律师公会成立了法官评鉴委员会,开始向会员征集对法官办案品质的评鉴意见,经过科学的统计后向社会公布数名“最好法官”与“最坏法官”的名单。评鉴考虑的因素包括开庭态度、办案时限、办案品质、品德操守等多项。在第一次评鉴结果公布后,评鉴委员会的主要成员遭到了数位“最差法官”以侵犯名誉权为由的控告,但最终律师获得胜诉。        由律师定期对法官的办案质量进行评鉴并公开评鉴结果是台北律师公会的首创,这一制度开创了律师作为“在野法曹”为法官“在朝法曹”进行评鉴的先河,为维护律师执业权利和改善司法环境作出了积极的贡献。评鉴的结果,使得审、检、辩三方渐渐了解自我定位,法官中立听讼角色得到强化。台湾的这一做法,目前已被韩国和日本律师行业学习和借鉴。这一做法大陆律师协会可以予以借鉴。3、台湾律师在台湾经济社会发展中拥有重要地位

据吕荣海、蔡文斌等台湾知名律师介绍,台湾律师的执业理念是“律师以保障人权,实现社会正义及促进民主法治为使命”。据此,他们以“在野法曹”身份,一方面与“在朝法曹”即法官、检察官共同合作,维护正义;另一方面则监督制衡法官、检察官公权力的行使,遵循正当的法律程序,维护人权及人性尊严。由此可见,台湾律师群体在台湾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非常重要。

4、台湾律师执业环境相对比较宽松

台湾基本没有对律师进行行政管理的概念,律师在取得执业资质,满足执业条件后即可自由执业,除受律师惩戒制度的约束外,没有政府机关进行日常管理。律师执业需要到所在地法院检察署登录,但检察署并不能对律师进行管理。因为在司法程序中的对立关系,律师与检察官经常“互呛”,且检察官并不占优势。律师公会或律师公会联合会也不自认为是管理者,而是律师的自律机构。当然,从本质上讲,台湾的律师也存在管理,并不是说可以为所欲为,但这种管理主要是从自律和自我管理的角度进行。台湾整体人口素质比较高,律师队伍的职业素养和道德素养也高,这是台湾律师能够通过自律实现管理目标的基础。

5、台湾《律师伦理规范》对律师要求高且严格

据林瑞成、蔡信泰等台湾知名律师介绍,台湾律师全联会制定的台湾《律师伦理规范》是台湾律师必须遵守的原则。台湾《律师伦理规范》规定:“律师应谨言慎行,端正社会风气,作为社会表率”;律师执业时“应兼顾社会共同利益、应基于诚信公平、理性和良知”;律师在执业中要“维护信誉、遵守律师伦理规范、精研法令及法律事务”。 因此,台湾《律师伦理规范》对律师要求高且严格,很值得我们借鉴。

6、台湾律师非常精研法律业务、努力提升专业学识

据王可富、魏忆龙等台湾著名律师介绍,台湾律师除熟悉掌握台湾的法律、法令外,有相当一部分律师致力于对美国法律和大陆法律的研究,经努力考取了美国律师资格及美国专利代理人专业资格,并且已有近百名律师考取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职业资格证书》。大多数律师深谙英、日等外国语言,这样综合性律师人才在逐年增加。

7、台湾律师的社会活动家角色

除了正常的律师业务外,台湾律师还积极投入到社会公益活动及社会改革运动中,并致力于宪政、司法、人权、环保、消费者保护、妇女问题等社会共公事务,扮演在野法曹的社会改革角色,为民主法治社会需要的公民社会实践着律师的使命和任务。在考察团所接触的诸多律师中,他们个个都扮演着“社会活动家”的角色。

8、台湾律师界热切希望进入大陆法律服务市场

在与王可富、魏忆龙、吕荣海、蔡文斌、周沧贤等众多台湾知名律师的座谈中,我们发现,台湾律师界对大陆的律师制度与法治现状相当熟悉,而且周沧贤律师已通过中国大陆的司法考试,并已在大陆上海执业。台湾律师最关心的议题是能否、以及通过何种方式在大陆执业,进入大陆法律服务市场。另外,对业务以商务为主的中大型律师事务所来言,大陆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十三亿的人口,其巨大法律服务市场的诱惑力,是无法抵挡的。一些大陆民众所熟知的台湾知名品牌,当年在台湾都属于不知名甚至濒于破产的中小企业,他们尝试到大陆发展,结果往往起死回生,发展的规模超乎相像。有远见有雄心的台湾律师,希望到大陆创造同样的奇迹。


台湾律师制度中,有许多理念、架构和管理方法,对于我们完善律师管理和服务具有相当大的借鉴意义,我们应当认真加以比较、鉴别和研究,切实发挥现代律师应有的功能。


作者:安徽王良其律师事务所

王良其   律师

2013年7月10日